牛李党争:起源、发展、高潮,历史风云,引人入胜。

最近很多人在问这个唐朝末年的“牛李党争”具体是怎么回事,其实也比较简单了,下面我们就来一起研究下,话说这个事件是真的厉害,前后一共是持续经历了40年有余,那么这个事件到底是什么事件呢?具体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?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简单的分析揭秘看下吧。

“牛李党争”主要发生在唐朝后期,从唐宪宗时期就开始,直到唐宣宗时期才结束,持续时间将近40年,历经六位帝王,跨度非常大。主要是以牛僧孺、李宗闵为首的“牛党”与李德裕、覃为首的“李党”之间的争斗。两党之争互有胜负,斗争十分激烈,双方死磕,最后斗得个两败俱伤。李党达到鼎盛是在唐武宗时期,牛党基本被赶出朝堂。到了唐宣宗前期,牛党获胜,李党失败,纷纷被贬谪到地方为官。最后以牛党苟延残喘、李党离开中央而结束,搞得两败俱伤。以致唐文宗感叹:“去河北贼易,去朝中朋党难”,可见牛李党争有多激烈,对朝堂有多大的影响和破坏力。

唐朝中后期,准确的说安史之乱之后,唐朝面对藩镇割据,宦官把持朝政,再加上朋党之争,把个曾经辉煌无比的大唐盛世折腾的奄奄一息。

“安史之乱之后”,唐朝朝廷的掌控力范围是越来越小,各种藩镇割据厉害,基本不听从中央口令,尤其到了晚期,政令都出不了长安城。地方割据势力让朝廷鞭长莫及,朝廷身边又有宦官擅权,宦官的势力垄断了整个唐朝中后期,几乎可以擅自废立皇帝,甚至可以随时杀死皇帝的地步。这主要还是要怪唐玄宗,藩镇割据也是从唐玄宗开始,安禄山是胡人出身,深得唐玄宗喜欢,皇帝一高兴就让他做边关四镇节度使。起初有李林甫节制,安禄山还算老实,等到杨国忠做宰相后没有李林甫那种管理能力,安禄山和史思明率先发难,打着诛杀奸臣杨国忠“清君侧”的名义起兵反叛。

虽然后来有李光弼、郭子仪等人打败安禄山史思明等,但大唐已经无法恢复以前的荣耀。各节度使藩镇趁机做大,拥兵自重,不听中央号令,甚至世袭节度使。唐肃宗虽然夺回长安,但已经不再是从前那样了。最早的时候唐玄宗对宦官高力士非常宠幸,以至于他的权利大的不得了,还能掌管禁军。但起码高力士是忠心的,没有造成危害。第二个权势滔天的宦官是支持唐肃宗李亨的李辅国,他比高力士还要嚣张,权势还要大。据说唐肃病重的时候是他给连气带吓死的。

唐代宗继位后尊李辅国为“尚父”,成为宰相,还掌管禁军,李辅国明着说让皇帝做宫里就行,外面的事他来处理,嚣张到什么地步。最后虽然被唐代宗给弄死了,但是暗杀的,根本没有实力公开杀死他。李辅国死后宦官势力并没有收敛,反倒越来越猖狂。很多皇帝都是宦官拥立的,甚至皇帝不好控制直接杀死又换一个。皇帝在他们眼里如同玩偶和傀儡,只因为他们手上有军队,枪杆子始终在自己手上。

宦官权势如此大,朝堂上下都依附他们,最后没什么斗的宦官自己斗。宦官虽然有军权,但只能管长安城的事情,出了长安就是藩镇的天下,宦官跟藩镇也不清不楚,时有暧昧。

“牛李党争”最早要追溯到唐宪宗元和三年(808年)的一场科举考察。牛僧孺、李宗闵作为考生,所写的策论大胆批评时政、抨击当权者,主考官认为他们很不一般,就把他俩推荐给唐宪宗。他们抨击对象就是李德裕的父亲李吉甫,本来主考官跟他也有过节,自然支持牛僧儒。李吉甫就不高兴了,开始跟唐宪宗反驳说主考官勾结自己有关系的考生来针对自己,这是徇私舞弊。唐宪宗一怒之下把几个考官给贬斥了,连牛僧儒和李宗闵也不给于重用。梁子就是这样接下的,也是牛李党争的开端,导火索。

到了唐穆宗年间,李吉甫已去逝,他儿子李德裕也做到了翰林学士,李宗闵也在朝廷做官。本来李德裕父亲时期他们就有矛盾,如今矛盾依旧在。李德裕是世家大族出身,根本看不起李宗闵这种寒族靠科举出身的学子。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,都想找机会整对方一把,这不找到机会了,这次又是因为考试。结果李宗闵的亲戚考上了,而另一个大臣段文昌向考官推荐的人没有被录取。段文昌大怒,去唐穆宗那里告状说李宗闵徇私舞弊。

李德裕可算找到机会了,他借口考官杨汝士、徽和李宗闵是朋友,一个劲的附和段文昌的意见。这次跟他父亲那次科考何其相似。唐穆宗处理结果是把杨、钱贬出京城,李宗闵也受牵连贬为剑州刺史。党争已经摆到明面上了。李宗闵虽然暂时被贬,但他的伙计牛僧儒可是发达了,被唐穆宗器重,拜为宰相。他这一上台肯定帮着自己的老同学老伙计,李德裕就被贬为浙西观察使,李党纷纷受到排挤,牛党旗开得胜,不过,两党的梁子结的更深了,双方死磕,谁也不让谁。

因为唐敬宗是宦官拥立的,他即位以后,牛僧孺不满宦官当权,不愿意巴结他们。干脆连宰相也不当了,自愿跑地方上去当官。裴度当上了宰相,裴度跟牛党不和,就大力提拔李党。这样一来,李党又抬头打了一个翻身仗。

唐敬宗没当多久皇帝就被宦官给杀了,拥立唐文宗当皇帝。裴度就推荐李德裕为宰相,李宗闵在大臣们的支持下也当上了宰相。李宗闵在一年之后又推荐老搭档牛僧儒为相。现在两个打一个,牛僧儒和李宗闵合伙把李德裕给赶西川做节度使去了,而且处处压制他。唐文宗看到牛党一家独大,为了平衡又把李德裕给召回了,做了兵部尚书,对牛僧儒他们有所疏远。

李德裕得势之后再次拜相,马上提拔李党成员,对牛党进行打压。唐文宗又开始头疼了,按下这头又浮起那头,这党争没完没了了。才会发出开头那句“去河北贼易,去朝中朋党难”的感叹。

等到唐武宗即位时,牛党被打压失势,牛党都被贬谪到南方。但唐宣宗继位后,又排斥武宗的旧臣,把李党的人都贬到更远的崖州去了。从此之后延续了四十年的“牛李党争”终于画上句号。大唐帝国这栋大厦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,随时都有可能倾倒。在外有不听话的藩镇割据,在内有宦官擅权,朝堂上还有党争。几番势力此消彼长,轮番折腾。更加加深了大唐王朝的政治危机,造成了难以收拾的混乱局面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聚才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tenspace2022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 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jucaifa.com/post/1201037.html 商机洞察 金融谷 前沿技术

上一篇 2024年2月26日
下一篇 2024年2月26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