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薇圣女一婚必破,紫薇圣女会不会二婚

紫薇圣女一婚必破,紫薇圣女会不会二婚

花洛染轻嗤一声,她傲娇地抬起头:“我没有疯,我就是这么想的,这是我们花之一族唯一的出路。”

“可是你知不知道,白术的修为已臻至散仙,而我们因为血脉被诅咒,最多只能修炼到筑基,你拿什么去杀人?”

“傻孩子,别做了,乖乖到冰窟里反省,三年后等着嫁进皇宫。长老,你亲自送她去冰窟。”

花无憾把手一挥,他不想再跟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孩争辩。

便在此时,花洛染感觉空间动了一下。

“啾”的一声,一道紫色的有些飘忽的身影出现在花洛染眼前,就连花洛染都被吓了一跳。

“这不是小紫吗?她怎么出来了?”花洛染惊讶得合不上嘴,这太出乎她的预料了。

“你是谁?”突然出现的人影把花无憾和众长老也吓了一跳。

杨长老可是族里修为最高的人,然而却没有发现这人是怎么出现的。

而且更让他们惊悚的是这人威势逼人,那威势刺得他们连他的样貌都看不清,能做到这点的至少也是化神级别以上的老怪。

“诸位别慌,我没有恶意,我是小染的师傅,刚才找小染去练功没找到,故而找到了这里。”小紫捏着嗓子,声音飘忽而沧桑。

“原来是小染的师傅,失礼失礼。”众人连连作揖。

花无憾和众宗亲长老终于知道花洛染的修为哪来的了,原来是有高人在调教。

“只是这位前辈恐怕让您失望了,我们家族血脉被人诅咒,修炼者修为不过筑基,小染跟着前辈恐怕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“无妨无妨。”小紫背起手,踱着方步,一副绝世高人的模样。

“我已经用绝世丹药把她的血脉改造过了,她已不受诅咒的影响,现在的她资质堪称逆天,崛起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“其实刚才小染说得没错,打铁还要靠自身硬。一个家族的崛起,还要靠自己的强大,你们还是有崛起的机会的。”

“你们可以找人换血修炼,也可以找炼丹师炼制改造血脉的绝世丹药,当然这个丹药比较贵,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了。”

“总之送你们一句话,只有自己足够强大,才不会被别人践踏。”

小紫仗着空间加持,把花无憾和各位长老压得死死的,又噼哩叭啦把在座的人都教训了一番。

花无憾等人动弹不得,但小紫的话却让他们醍醐灌顶。

“前辈教训的是,晚辈受教了!”

所有人都颤颤惊惊,生怕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,毕竟化神级别的高手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。

“既然如此,我很快便带小染出三界林。”

“对了,任何人不得说起我的存在,也不得深究小染的去向,不然还没等妖太子找你们,我就先把你们给灭了。”

小紫在说这话的时候特意多释放了一些威压,整个花家祠堂被包裹得密不透风,所有人都喘不上气。

“是是,前辈放心,我等一定保密。”众人唯唯诺诺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装完逼,小紫“嗖”的一下消失了。

直到感觉不到他的气息,众人才敢抬起头来。

“呼!”所有人都长叹一口气。

太他喵压抑了,如果这位高人再呆一小会会,他们都会窒息而死。

“小染,你有这么厉害的师傅怎么不早说?”花无憾开始埋怨,“如果我们知道你有这么厉害的师傅,一定不会让你做圣女的。”

“是啊小染,你早点说嘛,我们一定会支持你修炼的。”

众人叽叽喳喳,拍须遛马,花洛染只是一声讥笑。

“是师傅让我保密的,说还没到摊牌的时候,现在时间到了,所以师傅让我回家跟你们商量,这不才回家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,就被你们传唤过来审讯。”

“哈哈,是我们草率了,我们没查清事实。以后你只管修炼,不用管家族的事,家族的事我们自会另外找人替代。”杨长老笑得像一朵菊花。

开玩笑,整个花之一族修炼都不过筑基,现在终于有一人被绝世高人看上,还给她改造了血脉,提升了资质,简直可以说是祖上烧了高香了。

就如同花洛染说的一样,靠别人终究不如靠自己。

这三千年来,他们不知道送出去多少女子,其中不乏有人嫁给高官之人,却没有一人能站稳地位,也没有一个人出来为花之一族说一句公道话。

如果没有变数,他们的诅咒还要七千年才能自动解除。

七千年,弱小的他们能不能顶得住那么长的时间?

现在花洛染就是那个变数,因此他们得改变策略,以前他们考虑得太多,总担心整个家族被牵连。

然而现在的他们已经惨到不能再惨了,拼一把又如何。

“小染,回去收拾一下你就走吧,越快越好,出三界林后最好隐姓埋名,别让别人知道你是花之一族的人。”

花无憾重地说着,眼里充满了光,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家族有希望了。

“好!”花洛染看着这个很有可能不是自己父亲的人,心里有些复杂。

母亲走后父亲对自己的冷落,被柳氏母女欺压,还让她做花族的圣女,害得她受了三百年之苦。

不过现在想想,父亲所做的一切,也不过是为了家族而已。

因此她不再迟疑,起身就走。

她走后,一长老忧心地说道:“族长,圣女名字已经报备上去了,如果三年后没有人代替她嫁给妖太子,妖太子怪罪下来怎么办?”

“随便找一个姿色尚可的到尚仪堂培训,三年后由她代替小染出嫁,反正也没人知道小染长得什么样子。”

便在此时,柳如玉的女儿,只比花洛染小半岁的妹妹花洛玥蹦了进来。

“父亲,听说姐姐不愿意嫁给妖太子,让我去吧。”

“胡闹!”柳如玉的声音随后传了进来。

柳嬷嬷和柳风被执法的人打得血肉模糊,她刚把他们的事料理完,还没松口气,就看到花洛玥一路蹦向祠堂,她就知道要坏事。

“娘,为什么不让我去?我们花之一族龟缩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要什么没什么,我不想就在这样的地方庸俗地过一辈子,我要出去见识美好的天地。”

“你以为在皇宫里生活那么好吗?一入侯门深似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更何况那是皇宫,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我不允许你去受苦。”

“我不管,如果让我在三界林这鸟地方过一辈子,我情愿死。”花洛玥耍起了大小姐脾气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聚才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tenspace2022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 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jucaifa.com/post/282.html 商机洞察 母婴好物

(0)
niuniu
上一篇 2023年9月27日 上午11:07
下一篇 2023年9月27日 上午11:17

相关推荐